您的当前位置
字体:
背景色:杏仁黄秋叶褐胭脂红芥末绿天蓝雪青灰银河白(默认色)

 【中国水利报】丰都水利定点扶贫纪事之二:越种越“红”的红心柚 

丰都水利定点扶贫纪事之二:越种越“红”的红心柚

来源:中国水利报

 
        本报重庆丰都采访调研组
        种柚子能致富,丰都三元镇很多村民都对此深信不疑,隆泽礼也是其中之一。
        隆泽礼今年63岁。在他记忆中,20年前镇里引进了一种柚子品种,它不同于市场里常见的白瓤的沙田柚、琯溪蜜柚,其果肉有着令人悦目的粉红色泽,“我们都叫它‘红心柚’”。也就在那时,40岁出头的隆泽礼从镇里领取了一批柚苗,亲手栽下了自家的第一棵红心柚树。
        足量施肥、按时修枝、定期杀虫,为了让树苗成活、结出硕果,勤劳的隆泽礼可没少下功夫。不仅管护工作一样不落,还积极参加相关培训,学习种植“红心柚”的技术。好不容易熬过了头几年,隆泽礼的柚子树进入了成果期,但让他想不到的是,偌大的柚园中却见不到多少果实饱满的柚子,大都干瘪瘪的,又小又丑,根本卖不出去。
        收成不好,品相不佳,问题究竟出在哪儿?隆泽礼请教专家、多方打听,这才搞明白了关键——缺水。“红心柚”的生长发育对灌溉水量要求很高,而现实是,三元镇地处喀斯特山区,此前少有水利工程,保水保土十分困难,在很长一段时期里,老乡们都过着靠天吃饭的苦日子。下雨了,田里能浇上水;连续旱上一阵子,连吃水都成问题,更何况浇地呢?当家里的粪坑、蓄水池一一见底,隆泽礼就只能扛着扁担,跑到山里到处找水,一天挑上几十担。可这并非长久之计,大多数时候,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果树被太阳晒蔫,树叶干黄。
        怎么办?生活要过,柚子还要接着种下去。往后的日子里,隆泽礼想了很多方法,但都无法根本解决用水问题。辛苦一整年,只能赚个千把块钱,隆泽礼的致富梦似乎越来越远。雪上加霜的是,家中外孙查出了先天性心脏病,再加上老伴一直患有糖尿病,医疗费用让隆泽礼一家不堪重负。
        就在他一筹莫展之时,转机出现了。2014年,因病致贫的隆泽礼被列入镇上的建档立卡贫困户,政府补贴让家里生活压力大大减轻。甜日子还在后头,随着中央精准扶贫、精准脱贫战略不断推进,水利部作为定点扶贫丰都县的责任单位,把包括他所在的三元镇等都纳入帮扶范围,先后精准实施了水利扶贫“八大工程”和新的“八大工程”。
        很快,一个个标准化的定点扶贫水厂建起来了,食品级的自来水管接进隆泽礼家厨房,只要一拧开关,清澈的水就源源不断流进水缸。挖水池、修山塘,困扰当地已久的工程性缺水问题也得以解决,仅仅在他家旁边,就有3个新建成的蓄水池,蓄水量近400立方米,完全覆盖家中的柚园,可以随时灌溉。
        在脱贫攻坚的带动下,隆泽礼又有了信心。靠着勤劳的双手和过硬的种植技术,他的果园慢慢扩大了,从最初的3亩变成了8亩,还评上了镇里的“三星级柚园”;果子也渐渐长“精神”了,从之前最孬的“卖不脱”到现在上市前就“一抢光”,个大的足足有三四斤重,能卖到将近10元。同时,受益于一大批水利基础设施的修建,整个三元镇的红心柚种植也上了一个新台阶。全镇种植面积达2.6万亩,红心柚产业已成为该镇的特色支柱产业,特别是近几年镇里通过开展红心柚文化节、“柚王”评选等活动,提高了产品知名度,每年柚树开花和结果时节,都少不了游客来隆泽礼的星级柚园赏花采摘。
        水让柚子树变成了“致富树”,一年下来,隆泽礼家收入从2000元左右直接翻为2万多元。城里人渴望吃的“土鸡蛋”装满了他家厨房里的笸箩,一堆一堆的,房梁上悬挂着一串一串的腊猪肉,在灯光的照射下,反着金黄色的光……如今,隆泽礼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,就在上个月,他又开垦了3亩田地,栽下一批柚苗,等待着新的春华秋实。
        (本报重庆丰都采访调研组成员:董自刚 陈敏 滕红真 董明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