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
字体:
背景色:杏仁黄秋叶褐胭脂红芥末绿天蓝雪青灰银河白(默认色)

 【中国水利报】丰都水利定点扶贫纪事之四:村民口中的邵书记 

丰都水利定点扶贫纪事之四:村民口中的邵书记

来源:中国水利报

 
        本报重庆丰都采访调研组
        来到大山里的重庆市丰都县包鸾镇飞仙洞村,我们没能见到邵书记,但说起他,飞仙洞的村民们没有不认识的。不过,当我们问起他的全名,几乎每个人都说不出来。
        “邵书记,邵书记……”这位连小朋友都认识,口中连连叫着的邵书记,是2016年~2018年在飞仙洞村担任第一书记的邵明磊。如今,他已离开这里回到了所属单位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。不过村民们仍对他念念不忘,提起这位水利扶贫干部,他们争相诉说着有关他的故事。
        71岁的杨仁福头发已经白了一半,但说话中气十足。说到邵书记,他言语间有些小骄傲:“他在我家住了3个月哩。”原来,村里活动室建好前,邵明磊暂住在杨大爷家。夏天太阳大,邵明磊“总晒得蔫不拉叽地回来”。这是为何?杨大爷说:“我叫他吃面,他怕麻烦我们,一到饭点就去外面逛,还老带水果回来给我们吃。”
        晚上,邵明磊也不爱睡觉,总要熬过12点。“常常我一觉醒来,发现他还在工作。”杨大爷说,他怎么有那么多填不完的表、整理不完的资料?我们知道,贫困户建档立卡可是个精细活。
        飞仙洞村是水利系统定点帮扶村,海拔500米~1300米。2014年12月,该村被认定为市级建档立卡贫困村,共有建档立卡贫困户46户192人。邵明磊来之前,村组道路全是黄泥路,晴天车难行、雨天车不行;村里的小水池多老化损毁,饮水困难;老旧房屋大多险象环生……硬化公路、修建山平塘、修缮危房、新建便民服务中心、发展致富产业……这一切,邵明磊都一一记在心上。
        “他最好了!”这回答来自飞仙洞6组村民黄斗银。这位老人坐在院落一角的凳子上,低着头、垂着眼,一直没说话,但提到邵书记时,他突然精神起来,说了这四个字。他家是低保户,儿子得了胃癌,孙女患有白血病。邵明磊家访后了解了黄大爷家的情况,立刻在网上发起众筹,并通过政府救助、社会帮扶等多种形式,筹得医疗费5万余元。
        今年54岁的谭定奎之前一直住在危房里。邵明磊找工匠帮他修房,又在高山上修水池解决饮水难题,还去民政办帮他解决了2个养女的低保转移手续。谭定奎操着一口浓重的方言,连着说了这三件事。为了表达清楚,他一直不慌不忙,慢慢地说着,生怕落下什么。待说清后,便急着起身去干活了。穿的雨靴,在身后留下了几个泥印子。
        在飞仙洞村民徐小雪眼中,邵明磊是一个非常认真的人,“吃得苦”。他说,邵书记只要发现问题就立刻解决,不管再大的风、再大的雨,说走就走。“当时修便民路,有人担心不修自家门前的,邵书记压了2000元做担保,说不修他家支路,这钱就不要了”“他还帮我们卖了11吨的红薯”……
        邵明磊办的实事,不少村民都能说上几件。他吃在村、住在村、干在村,与村民零距离,这些都暖着村民们的心。徐小雪眯着眼睛笑着说:“邵书记见了我就跟我打招呼呢,现在还时不时给我打电话问这问那。”
        邵明磊驻村日记中曾有这样一段话:“两年的驻村扶贫,我们不知走过多少泥泞的项目工地、多少崎岖的山路,斗严寒,战酷暑,但我们一直坚定地奋战在这里,只因这里有美丽的山、美丽的水,还有一群热情可爱的村民。”
        “我坐过邵书记的电瓶车哩!”81岁的彭瑞碧,精神矍铄。她戴着米白色线帽,穿着红色印花绒面中式棉服,一笑起来,皱纹被牵动着,“坐了两回,邵书记看我走得慢,让我坐他的电瓶车。”
        “舍得他走吗?”
        “舍不得!他走的时候,我们都哭了。”
        “想不想他啊?”
        “想啊!他到处搞得好得很。”
        飞仙洞村2017年11月成功实现脱贫摘帽,贫困发生率由原来的12.8%下降到0.4%,全村贫困户满意率100%。
        彭瑞碧老人笑呵呵地说:“让邵书记回来再耍一会儿嘛!”
        (本报重庆丰都采访调研组成员:董自刚 陈敏 滕红真 董明锐)